舍小家顾大家,群众口中“大好人” —追记阜宁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洋桥口中队民警张鑫

首页

2018-11-09

  10月25日清晨,阜宁县殡仪馆院内,哀乐低回,哭声连片,200多名阜宁县公安局的民辅警和数百名群众自发前来,为突发脑溢血病故的民警张鑫送行。

  张鑫出生于阜宁县东沟镇的一个农民家庭。 1987年10月参加公安工作以来,他一直在一线执勤执法单位上班,生前任交警大队洋桥口中队民警。

2016年3月,公安部批准其晋升为二级警督警衔。

他荣立三等功1次,多次受到县委、县政府表彰。

  1主动申请到驻村交警中队工作  当张鑫病故的噩耗传到阜宁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时,几乎所有的民辅警都在瞬间怔住了,战友们忍不住相拥而泣。   张鑫参加公安工作以来,一直奋战在一线。 10多年前,张鑫查出高血压、糖尿病后,领导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想把他调整到稍微清闲一点的岗位,他却主动申请让他到最偏远、也是全市唯一的驻村交警中队——阜宁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洋桥口中队工作。

他说,他来自农村,对农村情况比较熟悉,那里条件虽然艰苦些,却更能发挥自己的才能。

  2012年9月25日18时16分,张鑫在出警途中因车辆爆胎失控,撞上路中隔离栏杆受伤,左侧4根肋骨骨折,被评为十级伤残。

但在病房养伤的他,怎么也坐不住。 “早一天归队,多查纠一个违法,就能多排除一个交通安全隐患。 ”伤情稍有好转,他不听领导和同事的劝阻,就立刻回单位工作。

  连续的奋战,又一次摧垮他的身体。

2015年4月,他在巡逻时感到病情加重,不得已到县人民医院治疗。

经诊断为冠心病,医生建议立即住院。 他却说:“现在中队只有3名民警,班上人手紧张,我想服药治疗。 ”由于他的坚持,医生只好开了些药。

就这样,张鑫每天带着药丸上班。

  身边的领导和同事见状,再次劝阻他放下工作,安心治疗,可是对工作特别上心的他不听建议,仍坚守岗位。   在整理张鑫的遗物时,同事们望着桌上的18种治疗各种急慢性疾病的药,泪水再次喷涌而出……  “没办法,家人也是劝不住!”张鑫的弟弟也评价哥哥非常“倔强”,对工作特别执着。

  9月23日,阜宁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抽调基层警力到县城参加创建全国文明城市交通秩序整治,张鑫主动请缨参战。

10月19日17时许,在路口执勤的张鑫突然觉得身体不舒服。 辅警韩正太看出了他身体不适的表情,让他提前回家休息,张鑫却说:“我就这个样,吃点药过一会就好了。 ”后来实在无法坚持才回家,领导闻讯令他到医院去治疗,他说:“这个时候是创建文明城市的攻坚阶段,单位人手不够,我不能住院。

这两天我先调休一下,歇一歇我还要参加创文执勤呢。 ”  坚持,还是坚持……可是无情的病魔已悄然地向他袭来。

10月21日下午,坐在凳子上休息的他突然昏倒了。

儿媳和邻居立即将他送往医院,虽经全力抢救,突发脑溢血的张鑫还是永远地离开了他热爱的岗位。   他走了!生命的年轮,仅仅转了53圈。   2坚守底线,有点“不近人情”  了解张鑫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而对他的亲友来说,他们常常用“不近人情”“刻薄”等词语来形容他。   张鑫从警的第一站在阜宁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三灶中队,因为之前他在三灶镇工作过,认识他的人很多,找他说情的人不少。 但这些人没有一次行得通的,时间长了,也就没人直接找他了。 后来有人找他的亲人试图“曲线救国”,他仍然不为所动,坚持依法依规办事。   2012年,辖区发生一起交通事故,当事一方请张鑫的弟弟找办理此案的张鑫帮忙。

弟弟知道哥哥的脾气,不肯前去说情,但是朋友不信,认为亲兄弟至少会给点面子。 被朋友逼得没办法,弟弟只好带着朋友去找张鑫,果然被拒绝。   2016年6月,张鑫的侄子因涉嫌刑事犯罪被羁押在阜宁看守所。

弟弟找到他,想请他看在侄子的面上打打招呼。 张鑫对弟弟说:“平时不教育孩子,现在找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弟弟又央求道:“孩子没吃过苦,进了看守所肯定吃不消,你在那有几个共过事的同事,打个招呼,让人家伙食上照顾点。

”脾气一直很好的张鑫一听就来火了:“这孩子就是你们惯坏的,我不仅不打招呼,而且这件事上不许你们与人家提起我。 ”弟弟气得拂袖而去。 这时,母亲魏益花发话:“张鑫,侄儿如亲儿,他虽不是你所生,但他是我孙子,你是我儿子,这事不问,你还问什么事?你不问我就不让你上班。

”他对母亲说:“面子这东西,我也只有一个,如果我放弃底线违规打招呼,那么我就成了不要脸的人了。 ”见婆婆较起真,深知丈夫倔脾气的妻子徐学飞赶快过来解劝:“妈,你儿子的为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的,他是个把面子看得比命还重要的人。

”  清清白白,坦荡一生。

一次次拒绝,摒弃的是丑陋和污秽,守住的是正气和纯粹。 他,无愧过去,光照将来。

  3心系百姓自芬芳  英雄逝去,阴阳两隔。 张鑫的病故,最伤心的还是他的亲人。

  望着丈夫的遗像,伤心的妻子徐学飞泪如雨下:“老张啊,你就这么匆匆地走了,你就这么抛下了我,抛下了我们这个家?!”  张鑫家生活不宽裕,儿子在南京打工,孙子孙女还小,家里还有个年近八旬的老母,开销越来越大。 为帮丈夫减轻负担,没有工作的妻子徐学飞决定跟亲戚去苏州做保姆,挣钱贴补家用。   9月5日,徐学飞带着不舍,离开多病的丈夫踏上打工之路,没想到这一走竟成了夫妻的诀别。

  “要是我或者儿子在家,或许老张就不会这样了。

”徐学飞对记者说,“我和儿子都曾叫老张找领导帮帮忙,安排儿子在阜宁当辅警,帮我也在家附近找个活干干,解决家里的困难,可是老张就是不同意。 ”  在妻子的眼里,丈夫就是这样一个有点不近人情的人。

她对他有过抱怨,也有过不解。

  徐学飞告诉记者,丈夫生前常说,人民警察为人民!谁叫他是一名人民警察呢,他只能舍小家顾大家了,让她多谅解。

他承诺,等退休后,多陪陪她,带她出去转转。   “他想在退休后坐一次还没坐过的飞机,去北京瞻仰毛主席遗容,唉,这个心愿没法实现了……”徐学飞几度哽咽。

  家里虽有难处,他却从不给组织添麻烦;但为了人民群众,他会竭尽全力伸出援助之手。

  说起张鑫,辅警韩正太未语先泪:“张警官啊,你家也不容易,你还想着帮助我啊!”原来,韩正太工资不高,家里有3个孩子,日子过得紧巴巴。 张鑫了解了韩正太的家庭情况后,每到开学,他总是接济韩正太孩子的学费,为孩子买些书籍和学习资料。

  吴滩街道仁范村一组戴元松是张鑫多年的帮扶对象,听说张鑫病故后,连声说:“好人啊!大好人啊!太可惜了!他经常来看望我,还送来慰问品。 ”  中队驻地洋桥村村主任季高峰说,张鑫是个好警察,工作勤恳、为人正派、群众口碑很好。 中队周边的群众有什么困难都喜欢找他谈谈,他都会帮助拿个主意。

  躯体倒下,灵魂升起。

为民路上,张鑫用一片真情换来了群众心中永存的不朽丰碑。